Tina_沐子_沈沐曦

这里一只沐子w还有个名儿叫沈沐曦
全职厨x老林女朋友
A团红担团苏
万年不更文只顾着唱歌是我
超易勾搭体质

挂一挂那些扬言要骚扰作者的ky粉们

搞不太懂ky们怎么想的x大概是脑子不太好

轻舟已过万重山:

扩散。


孙尘·跳票之王:








我总结了一下以上几位的中心思想:




1.因为其他太太写活了苏沐秋,所以其他同人作者的文里,苏沐秋必须活着。




2.按照蝴蝶蓝《全职高手》原著的设定和剧情走向来写同人文是不对的。








而导火索是什么呢?




大家看一眼








对,你们没看错。就是一句:他死了。




麻烦大家告诉我,难道苏沐秋在原著中死了不是原著基础上的客观事实?所以其他的文提一句“他死了”都要被ky粉谩骂?




对了,这群ky粉还威胁说作者妹子拉黑一次就换号来,继续骚扰。













对于这几位,我只有几句话要说




1.不喜欢,右上角点X,没人逼你看




2.如果有同意这几位观点的,认为同人作者不应该按照原著剧情走向来写文,请直接取关我或者拉黑我,我是一个喜欢走原著剧情流的作者。谢谢大家。




3.这几位的阅读理解能力目测在小学生及以下,我不会收回这句话。








我个人提议:




请所有看到此贴的,无论太太还是读者,无论是dalao还是小透明,如果觉得这几位很烦,如果觉得这位作者没有做错,为了以后我们文章评论区的清净,将他们全部拉黑。这只是我个人的提议,愿不愿意做全看各位太太自己的意愿,反正我已经拉黑了。以下是id链接。




 @爱沐秋  @Eva  @白芒果 








以上。








PS:这篇文随便转,不用征询我本人的同意。




PS:你举报就有用了?你举报一次我挂一次




链接地址:http://chai-huo.lofter.com/post/1ed881a2_109b5fa5


全职高手 b站up主银色大料视频事件【up声明怒转王黑?你们逼我的??抹黑甩锅 新奇洗地666】

看过这个视频,当时估计up做这个视频应该也是为了好玩,但是内容确实过分了。看的不太舒服,嗯于是就取关了。希望各位也能,取关这个up,并理性集火。

Ryanoi0_O:

哇谁来人道灭绝他一下吧


青乃:



最后一次了!首页原谅我!(土下座

看了up最新的置顶………以及下面的评论…………我对up已经彻底服气了。不过我必须要说一句,up这种粉丝行为上升角色,且利用角色来恶心粉丝,发泄自己的怒气和怨气的行为………非常智障!不仅没有同理心还十分恶心!希望有同样想法的王粉妹子们都赶紧拉黑up,别让这种人恶心了你们的眼睛。




不告诉你:







关于事件的过程以及up主态度,欢迎共享奇葩。








up主部分神言论合集
















【up主微博指路→嘻嘻嘻 b站指路→科科科








   关于up这几天的心路历程,让大家进一步体会什么是绝不悔改,死不承认。








 【事件当天】次日】
【现在】
















关于up主最新的所谓“道歉”声明








不知道gn们从哪看出来这是一个up认错道歉的表示,首先,他只是在评论区回复一个妹子既没有公告又没置顶,其次,亲爱的姑娘们请好好看清楚up主评论的意思。















  1. 这个梗没有错,因为是男性的梗而已,你们不舒服都是性别差异的错。








  2. 我的言论因为我喝醉了所以不是我的错








  3. 兄弟互相钦佩,搞搞性侵正常。








  4. 我只想让大家开心,多么高尚,错的不是我是看视频的你们都是女的。















Up躲避了关于视频本质性侵这一情节,先是甩锅玩梗现在甩锅性别,gn们觉得他是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只不过是语气好一点怂一点的甩锅gn们就被蒙蔽了吗?








关于私信我删的姑娘们,这个挂人会一直存在的,谢谢。








以及稍后我会提供举报联系b站up主的方法,谢谢大家。








部分评论拉两家掐架的朋友会私信后拉黑










顺便补充一点:up还表示他的言行和所作所为只是【其实只是不想让怼我的人好受罢了】








【——————举报教程链接————————】








【最后更新】

















   且不说这个视频恶心的是两家粉up主一直针对王粉是不是想搞事,他的声明中有几个非常可笑的点
1.【让我道歉否则就一直刷】抱歉谁刷了?并没有任何一个人说这句话,再说也没指望你这种三观会道歉,要不要把自己想这么重要,不是这个视频谁会认识你。
  2.【道歉楼】所谓的道歉楼gn都有看过,摸着良心说那是道歉?还是那句话,语气弱一点的甩锅而已。
  3.不亏是微草黑微草名字都打错了,说的好像你黑很厉害一样【鼓掌】
  4.画重点【我本身没错】,up到现在仍然认为做出让王杰希性侵乔一帆并人身威胁的这样一个视频没有错,是个搞笑视频。这样的三观让人怎么说好呢?
   建议爱逛b站的王粉妹子们屏蔽这个up主,不要让恶意的黑子污染了自己的眼睛。以及建议大家不要去恶意刷评论,这和up恶心的行为没什么两样。如果up真的又做了侮辱角色的评论,那去刷评论就没关系。王粉群没有这种已经抹黑角色且声明自己将继续恶意抹黑角色的粉丝,只会更开心。








   而且从up的态度来看他可能觉得自己是掌握真理的少数人而得意洋洋吧?
















    事件最后卖惨的up主终于不再披王粉披也不再装可怜兮兮,表达了他一直以来的态度【我没错】,奇葩共享,到此为止。













【翔润】茶馆二楼的靠窗座位


抓住夏天的尾巴,顶着酷暑和太阳在下午三点钟钻进小区门口的茶馆里,点一杯不加冰的凉红茶,坐在二楼的靠窗座位上打开电脑工作,实在是人生一大乐事也。

至于为什么要到楼下茶馆去工作,当事人自己都不知道。

也许是作家们的习惯和通病吧。

樱井翔又像往常一样,睡醒了午觉,抱着电脑就往装修简约的小茶馆溜去。

门口的晴天娃娃风铃在开门时轻轻地摇晃了两下,发出清脆的声音。

「哟,翔酱来啦。」吧台后面那个菱形嘴的阳光店员转过身来,向着他笑了一笑,「今天还是红茶不加冰?」

「嗯,一会儿你送上来,我先上去了。」接收了对方一个狰狞的wink的樱井翔路过吧台,顺便和坐在那里的二宫和也打了个招呼,一步两个台阶小跑上了二楼。

隐约听见二宫说的「惊喜」什么的。

今天的靠窗座位已经有人了。那个人坐在樱井翔平时的座位的对面,好看的右手握着笔在纸上写写画画,左手手背和一个装着红紫色的洛神花茶的漂亮玻璃杯相碰,衬得那只手越发的白皙。从侧面看,那人纤长的睫毛一翘一翘,煞是惹人喜爱。

如果只是个漂亮的普通人也不会如此,可是占领了樱井翔座位的人,已经让他看痴了。他的手随着对方睫毛的抖动频率一抖一抖,目光也直直地粘在了那人的美手上。樱井翔已经快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艰难地发出那一个他念叨了不知道多少遍的音节。

「润…」

窗边的人抬起头来:「翔君,我回来了。」

仍然是那一脸可爱的笑容,仍然是那一口软软的奶音,仍然是那个可爱的人儿。

樱井翔快步上前,把手上的电脑放在桌上:「站起来。」松本润虽然不明白这个家伙这么激动让他站起来是为什么,但还是乖乖地放下笔站起来:「怎么了?」

樱井翔愣了两秒钟,随后一把抱住面前的人儿:「你比我高了,润。」

「欢迎回来。」
「嗯。」

樱井翔这才反应过来所谓的「惊喜」是什么,这个惊喜,真的太好了。

三年之前,是松本润大一,和大四的樱井翔还在热恋期的时候。在当时四月末的一天,松本润托哥哥二宫和也给樱井翔带了一封信,大致内容是要出去学服装设计,大学毕业之前会回来的。

那事樱井翔刚毕业,成为一个在网上也算吃香的作家。松本润这一下不告而别,让他的文章质量直线下降,疯狂掉粉。

而当时他们见对方最后一面的地点,就在这个茶馆的二楼,靠窗座位。

后来他已经把对于松本润不告而别的这份失落藏的很好的时候,这个人又出现了。

突然得让人惊讶,美好得让人窒息。

「我都知道的,翔君。」松本润端起洛神花茶喝了一口,「当时你你记得每次更新都在下面叫你加油的那个读者吗?ID叫船梨精的那个。」

「啊…那个…」樱井翔的大脑已经反应过来。「那个就是我。翔君,我一直都在。」

「你不知道你给我带来了多大的鼓励。从那个账号的语气,用词,标点,我早就觉得那个是你了。要不是怕唐突,我真想直接问你是不是松本润。」樱井翔不着痕迹地咬了下下唇,眼中满是宠溺之色。

都没用表情了还是被看出来了…松本润喝了口花茶,轻笑一声。

「啊,嘴巴边上有花瓣。」樱井翔突然说道。

「诶?」松本润抹抹嘴角,「这里吗?」

「没弄到,再往左一点。」樱井翔的手向左晃了一点,「还是差一点…我来吧。」

对面的人儿轻嗯一声,将那张好看的脸凑了过来,却不料被吻住了嘴角。

「宝贝儿,我真的好想你。」

已经是快六点半,金红色的夕阳泛着粉色的光晕,透过窗棂照在两人的侧脸上。漂亮的剪影投在旁边的桌面,洛神花茶的红色和紫色显得更加艳丽,时间仿佛要静止了一般,甜腻而美好。

「我知道…我也想你。」不知是夕阳的投射还是洛神的衬映,一抹红色在白皙的面颊上悄然升起。

靠窗的座位,可不是干这个用的啊。

小剧场:
「八嘎,这都几个小时了你还不去把茶拿上去。」二宫和也压低了尖细的嗓音,一只手从手柄上移开打了一下相叶雅纪的头。

「你不怕我被打死啊…」相叶嘟哝着,「对了O酱呢?怎么今天钓鱼还没回来?」

「大概今天不会回来了,晚上你先下班吧我等他明天回来。」二宫盯着屏幕说道。

远处的智智:「啊这条鱼真棒!啊这个鱼饵要用完了回去记得买…啊又晒黑了要被nino说了…」

PS:伏兵组没有cp哈哈哈哈哈你们开心就好

字数还是一如既往地少…喜欢的话小红心小蓝手评论请随意地砸呗w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还是想转(´・ω・`)

狐焉鸾羽:

造福首页

大毛菌💜翔哥哥的垫肩:

10秒内转发这只庆应BOY每个科目提高20分 w 姑娘们都考试加油!

【翔润】夏【R】

周末睡不着冒出来的产物

这两人的设定是个无关紧要的东西就不管了【逃走

其实我自己也没有18岁【再见

来 上了这辆车

http://note.youdao.com/yws/public/redirect/share?id=abf5ae87b70ad0e014778d49eacd03b6&type=false

希望这次能打得开…

这里沐子

希望你们可以喜欢这篇文~~

【翔润】【没有剧情的剧情向】Dance InThe Dark【1】

这里沐子≡ω≡
更文速度慢出天际估计几周一更

主翔润  内有大宫
这更你愿意叫它润智或者剧情都行因为翔哥哥根本没出场_(:з)∠)_
不喜勿喷  关爱新人从你我做起蟹蟹合作
废话不多说 上文√

松本润是个好孩子。
至少在松本家和大野家两家人看来是这样的。
松本家和大野家是世交,两家的本宅也就隔着一个巨大的花园。同时和城北的樱井家成三足鼎立之势。

松本润是个很聪明的孩子,还身手敏捷。他虽说只有十一岁,但是周身散发的王者气度已经使得他被当做下一代接班人培养着。虽然有时候因为比女生还漂亮的面孔,被大野智戏称为女王润。
大野智,比松本大三岁,虽说这是个朝气向上的年龄,但是他死活不朝气向上,反而醉心于钓鱼之中,每天都拎着满满一桶鱼回家,像个小老头儿。大野妈妈对于自家儿子的爱好特别头疼,于是让松本润带着他玩玩,长长朝气。
老气归老气,大野智的脑子简直好的可怕,随随便便就可以搞崩一个不小的地头蛇组织。
在这个年少安宁的时候呢,松本润经常被大野家的大野智哥哥拉去玩——尽管似乎一直都是相对静态的游戏,像钓鱼啊,划船啊之类的。即使有一次松本拉着大野跑到山下的杰尼斯城玩了一次跳舞机,也是以松本气喘吁吁地被大野完爆而终结。
松本明白了一个道理——隔壁家的洒脱系哥哥只是懒而已。

现在是个秋天。
大野智看来,这就是个鱼都吃傻了特别肥特别好钓的时候,于是就早早地拎着鱼竿和小水桶跑到半山腰处的湖上钓鱼去了。
这天大中午,太阳特别烈,很容易让人晒伤。智妈妈正让佣人给大野智送午餐的时候,冒出了背着小包准备找大野智玩的松本润。于是就变成了松本润拎着大野智的午餐去找大野智玩。
「智——」松本润跑到湖边,远远地看见坐在湖中间小舟上钓着鱼的隔壁尼桑,正开口喊出了智,还没吐出尼桑这俩字音,山顶的本宅处传来一声巨大的爆炸响。
湖中像静止了的大野智猛的抬起头,一拉马达就向松本智驶来。
「怎么了?」大野智拎着两条鱼和鱼竿,脸上满是紧张,毕竟大野家,和松本家,都是混黑的。
「不知道…我们还要回去吗?」松本润毕竟比大野智小了三岁多,再怎么机智也是个十一岁的小孩子。
大野智脸上的稚气缓缓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属于大野家长子的成熟和冷毅,眉头紧皱,「别回去了,我们先躲一阵子,晚上再悄悄回去。」
松本润按住自己的小包——那里面有着点小零食和对于普通人来说也就是不多的钱,将便当挂在背包的边上,沿着湖走向对面的森林。
两人才走出没多远,就不得不停下了脚步。七八米外,三个衣服前襟纹着粉色樱花的杀手拎着刀,冷笑着一步步朝两人压迫而来。
和他们相比,自己和润简直是随手可以捏碎的小动物。大野智这样想着,警惕地将松本润护在身后:「你们是谁?」
感受着大野智盯视的目光,其中一个杀手笑到:「你们应该知道我们是谁,大野少爷和松本少爷。」
「尼桑,我数一二三,马上调头往回跑到船上去。」松本润悄悄在大野智的肩头后说道,随即数出了一二三。
「跑!」松本润拉了大野智一把,玩命地向刚才大野智停在湖边的小船跑去。
也是幸亏那三个杀手没带枪,不然这个玩命跑还真的得变成玩命跑。这三个杀手尚未反应过来的时候,两个小小的身影已经跑出十几米,离船不远了。
其中一个杀手见两人即将溜走,任务就要失败,眉头一皱将手中的刀忽地掷了出去。
短刀在空中穿过,发出刺耳的破空声。而且这把短刀也不负他期待的,在松本润已经爬上小船,将手伸出欲拉上大野智的时候划过了大野智的脸颊。
鲜血哧地滑了出来,滴在湖水里,晕开一片蔷薇般的红色。
「尼桑!!!」松本润大惊,加大手上拉住大野智的力度,小船差点就翻掉,漫进一波混合着红晕的湖水。大野智右脚在岸边一蹬,鞋子十分不走运地踩进了一摊烂泥里,给后面追上来的杀手们提供了那么一点点的时间。挣扎着从岸边爬上船,大野智已经是精疲力尽了。毕竟他是个脑力运动者,就算身体协调性好,运动也仅仅限于每天钓钓鱼而已,自然是累的半死。
总算是有惊无险地驾驶着小船逃了出来。
两人没命地逃,直到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到了杰尼斯城。
故事开始了。

大野智脸上的伤口早就不滴血了,但是那一道暗红色的伤口仍然是触目惊心;松本润小小的包子脸上写满了惊恐,本来就大的眼睛现在更大了,睫毛一颤一颤让身旁作为哥哥的大野智很是心疼。
两人的便当已经吃完了,家是回不去了。无处可去的两人就坐在杰尼斯城中心的喷泉边上,讨论着该怎么办才好。松本润的小包包还在,但是包里那一万日元都不到的小钱完全没法让两人生活下去。
各种想法都讨论出来了,但是都被要确保弟弟安全的大野智否决了。像是什么以前的熟人啊,以前熟悉的组织啊,都有被樱井家收买的危险。
他不能让弟弟冒这个险。
现在已经是深夜将近零点的时候,他俩已经在喷泉旁坐了大半天。松本润靠着大野智睡着了。睡梦中眼皮一跳一跳,睫毛跟着一跳一跳,差点让大野智笑出来,但他看到松本润微皱的眉头就笑不出来了,疯狂转动他的大脑为两人想着出路。

硬跟的皮鞋与铺砖的地面相碰,发出清脆的撞击声,一声一声,由远到近,清晰地有些吓人。
松本润突然惊醒,但是那属于起床气的不爽还是浮现在了他小小的包子脸上。大野智则是抬起头,警惕地看着来人。
那是个青年,身高对于两人来说都是高了一个头,一双桃花眼和略微上挑的眉角突显出少许轻浮之气。他的表情有些惊喜,也有些疑惑。
「你是谁?」松本润捏住大野智的衣角,露出警惕之色。「我是唯一可以救你们的人——的学生,我叫松冈昌宏。如果你们相信我的话就跟我来,不相信我的话那就请自便了。」来者——松冈昌宏——轻勾嘴角,更加显出浮夸的脸色,简洁明了地表达了来意。「你知道我们是谁?」大野智双眼微眯,眉头微皱,有些不耐烦之色。
「我不知道。但是我老师就是让我过来接你们过去,这个够证明了吗?」说罢,松冈昌宏亮出一个小小的金属片,在二人面前晃了一晃。大野智睁大眼睛,看清金属片后一把拉住松本润,向松冈昌宏鞠躬道:「抱歉,之前的无礼请您原谅。」他很明白,这个小金属片正是他父亲和松本父亲提到过的——如果你看见这个金属片,那你就大胆地信任他们,因为他们是我们的同盟军。

虽说已经是深夜,但大野智还是拖着哼哼唧唧不肯动的松本润跟着松冈昌宏到达了一处偏僻的和式四合院。松冈昌宏略作思索,将一间闲置的小屋子打开让两人暂时住了进去。屋子里不算大,但也干净,里面只有一张床,松本润看到不禁皱了皱眉。
「虽然这间房间是闲着的,但是你们也最好别动柜子里的东西。今天你们现在这睡一晚上,明天带你们见老师。」松冈昌宏说罢便离开了房间,走向了对侧的一间屋子。
松本润一屁股坐在床上,甩了甩头让自己清醒一些,等大野智关好门才扯出自己带来的湿巾去浴室简单做了清洁,打着哈欠在小床靠里的一侧躺下。大野智也随手拿了一张湿巾抹了把脸,在小床的另一侧躺下。等到松本润发出均匀的呼吸声后才安心地进入睡眠——尽管他因为紧张而花了不少时间入睡,但是最后还是因为身体的疲倦沉沉睡去。

过了大概六七个小时,也就是所谓「次日早上」,松冈昌宏推门而入,出乎他意料的是大野智已经醒了,坐在床边发呆。松本润倒还是窝在被子里睡觉,看上去十分安稳。
「你已经醒了为什么不叫他起床?」松冈昌宏压低声音,不解地道。大野智注意到松冈昌宏怕吵醒松本润而刻意压低了声音,从眼底流露出一丝感激:「想让他多睡一会,毕竟他比我小一些。嗯…他还有起床气来着的。我现在玩叫醒他吗?」
「没必要,让他多睡一会好了。你给他留个字条让他醒了之后等着就行,我一会来叫他。」松冈昌宏从衣兜里掏出一支笔递给大野智,「对了你叫什么?」
「我叫大野智。」大野智本要在纸上落笔,听松冈昌宏这么问便先在手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亮给松冈昌宏。「老师估计会收你当徒弟的,那你就要叫我师兄了。有你这么个学弟应该会很不错,感觉相处很愉快。」松冈昌宏爽朗地笑道,转身出门把大野智带去了所谓老师的屋子。
老师的门上方写着「东山」,用的是金砂质地的金色墨水,看上去也是有些浮夸。
大野智带着少许好奇之心,脱了鞋跟松冈昌宏进了门,踩在柔软的榻榻米上。正位上坐着身着一身灰色的打褂和袴,面无表情的东山纪之,见大野智进来,才有了一丝笑意。
「老师,这是您要见的人吗?」松冈昌宏鞠了一躬,开口问道。东山纪之的目光在大野智脸上扫过,确定他就是那个天才少年之后才缓缓开口道:「你…叫大野智?」大野智点点头,从鼻腔里哼出一声闷闷的「嗯」。
「大野家的长子?另一个孩子叫松本润?」东山纪之连珠炮般的问道,大野家历史,松本家人员,各种不算特别机密但也绝对不会被别人知道的信息都一个个炸了出来。大野智心中暗暗吃惊之余也有些安心,这说明父亲对于这位老师来说是信任的,不然他是如何知道的一清二楚。
「我收留你。」东山纪之似乎是问累了,拿起手边的抹茶喝了一口换了个话题,「但是你要做我的学生,听我的话。」
大野智低下头,右手拇指食指轻轻摩挲着,有些犹豫不决地思考着。这在东山纪之眼里是个不错的表现:他没有拒绝这个老师的邀请,也没有急着答应,维护了大野家的最后一点尊严,也有着自己骨子里的骄傲。毕竟东山纪之知道他还有松本润,如果两个人不就在这里连活下去都是问题,更别说报仇。
门口传来轻轻的声响,东山纪之抬起头,看见了嘟着嘴的小包子松本润:「正好,松本润你愿意和你大野智哥哥呆在这里学习吗?」
松本润一双大眼睛惊诧地盯着大野智,确定大野智给自己的眼神是肯定的之后,认真地点了点头。「松润你真的一起吗?」大野智软软闷闷的声音响起,眼神中却满是坚定,「那我就留下吧。」

昨天回了一趟母校get到了这么多好吃的√
都超好吃!!!
感谢老师们~

搭台子元旦晚会hhhhh😂😂😂

喜欢www


【热血高校/芹源】下流上等

太好看每日必刷所以直接转了比较好找到√

番茄吗啡:

*芹泽多摩雄x泷谷源治。meat,实诚meat,保证不含玻璃渣你看我真诚的眼神。
*dirty talk出没注意,类似于干到喊我是你●●不能接受请觉关闭。
*这篇拖了小半个月导致前后风格不统一,如果觉得烂尾了也请不要殴打作者。
*ymd生日快乐,请你吃栗~




 @柒雙 宝贝儿来吃我安利嘛!



不老歌
图片版

来自自己的脑洞系列

一个梗√没肉

    当ta酱和郁夫刚公开关系的时候…

    段野的手机响起,打破了美好早晨的宁静。来电显示「蝶野」。

    「干嘛…」龙哉接起电话满满的威胁口气。「龙崎呢?你又没放他来上班?」另一边的蝶野也有些不爽。

    「哦,还在睡。今天你帮他请个假吧。」龙哉看着旁边仍然谁的死死的小卷毛,轻笑道。

    「卧槽段野龙哉你不会纵欲过度吧…」

    「我说我没有你会信吗…」段野_一脸黑线_龙哉托了托眼镜。「不会。」另一边的蝶野估计也是被雷到了还没缓过神来。


    郁夫挠了挠卷毛爬了起来。

    「ta…卧槽我菊花…」长抽一口气捂着菊花开始打滚…

    还说没有纵欲过度!!!段野龙哉你这周到底是什么路线!!!